服务热线:

135454844441

新闻资讯
联系我们
联系人:张经理
电 话:010-51658461
手机:135454844441
邮箱:123456@qq.com
地址:江西省神话市神话开发区团结路99号
网址:神话.com
您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站内资讯 > 正文站内资讯
大发888yl
来源:网上转载

  01

  女儿米米呱呱落地时,我这个新晋妈妈忙得四脚朝天。我急忙向老妈寻找救援:“妈,我婆婆住院了,你们反正在家也没事,就来帮我带孩子吧!”

  事情是这样的。婚前,我那山东婆婆把胸脯拍得山响,信誓旦旦要帮我们带孩子。可是,我这人还没满月,她就自己晕倒在洗手间,被老公送进了医院。

  结果,脑梗前期、冠心病、高血压,一张张诊断书摆在我和老公面前。她的症状,一条条都在暗示,她没有能力照顾孩子了。

  没人帮我带孩子,怎么办?难道要我当全职妈妈?不,颇有事业心的我,可不想就这样断送了职场前程。于是,出现开头一幕,我把求助电话打给了老妈。

  谁知,接电话的是老爸,他支吾了半天,然后说:“你妈跟朋友去登泰山了。没什么事,我就先挂了。”

  听了这话,我顿时心生不满。这都什么爸妈啊?除了米米出生时,他们表现出对外孙女的丁点热情,从我十月怀胎开始,我妈就对我的态度十分冷淡。

  我怀孕初期,吐得厉害,每次给老妈打电话诉苦,她都会轻描淡写地说:“这点随我,我怀你的时候就这样。”

  米米刚生下来,白天睡觉晚上哭闹,我精疲力竭,希望老妈替换我几天陪米米睡,可是,老妈却说:“她哭时,你就抱着她,闻着你熟悉的味道,感觉她熟悉的体温,这样她会有安全感,很快就会适应的。”

  我满(美文摘抄,www.afbbbb.cc)月了,老妈慌不择地提出要回自己家,临走时,都不愿多看米米一看。我搂着一身奶香的米米,有些不舍:“妈,米米想让你抱。”她却说:“我走都要走的,再抱她,不是招惹她哭么,不抱不抱。”说完,背过身去收拾东西,也懒得搭理我。

  我再迟钝也看得出来,她生怕米米对她产生一丝的依赖,绑架住她只争朝夕的幸福晚年。

  理论上,我没有责备她的理由,她供养了我,没有义务再为我的下一代流血流汗。

  就这样,妈妈回去了,我一个人辛苦带娃,夜深人静累得产后抑郁,却在刷朋友圈时,看到妈妈的朋友圈里,一张张旅行的照片。她晒着行者足迹,笑得很明媚。这让我这个娇娇女,心里狠狠失衡。

  她甚至在朋友圈豪言壮语:“哪怕今天是生命的最后一天,也要把美丽和美好进行到底,活至尽兴。”我既生气又好笑,在她照片后面留言:“每一个风光自由的老妈背后,都有一个暗无天日的女儿。”

  生气归生气,我可一点都不死心。我试着把米米的照片发给妈妈,试图用孩子可爱呆萌的样子勾引她的爱心泛滥。我会问她:“米米可爱吧?”她很简短地回答:“嗯,挺可爱的。”然后,就没有然后了。她不会说,想米米了,也不会问,米米有没有想外婆。

  她的淡漠,让我很长一段时间都怀疑,我是不是我妈的孩子,或者是她骨子里天生就讨厌孩子。不然,如此粉嫩的小可人,怎么就唤不醒老妈坚硬的慈爱呢?!

  有时,看着小区里,那些帮着年轻人带孩子的老爹老妈们,我有流泪的悲凉。

  悲凉过来,我再紧紧将米米裹挟在怀抱里,告诉她:“宝贝,我一定要给你十二分的爱,去弥补姥姥姥爷欠你的那一份。”

  02

  有了米米,我才知道所谓坚强,多是出自于无所依傍。

  米米四个月大时,得了毛细支气管炎,是这个月份中,最危险的一种病。

  诊断结果出来后,老公去办住院手续,我抱着米米在走廊里给老妈打电话,电话一接通,我便开始号啕。

  “小奕,总有一天你会明白,养大一个孩子跟高空走钢丝没有多少区别。你妈我,现在确实不能帮你带,我只能告诉你,别担心,交给医院,能处理好的……”不等她说完,我挂断了电话。

  是的,这个时候,我需要的,不是说教,不是宽慰,而是“别担心,有妈呢”。她不能来陪我,我只能对病重的米米说:“米米,妈妈在。”

  人是可以七天不眠不休的,我信。米米住院的那七天里,怕她随时会被痰憋到窒息,我不分昼夜地按照医嘱抱着她,用空拳为她叩背,夜里,怕影响同病房的其他人休息,我就把米米抱在走廊里,一边给她唱歌,一边给她敲背,以至到了最后,连医生都劝我:“你需要休息……”

  即便如此,米米还是因为无法排痰而一度陷入昏厥。老公陪我将孩子送到急救室,看着医生为她插管做吸痰,女儿哭得撕心裂肺。我边哭,边对满眼是泪的老公说:“别担心,还能够哭出声,说明她转危为安了。”

  直到米米开始好转,我才注意到,儿科病房里,只有米米,是由爸妈在照料,而其他的三个孩子,都是爸爸妈妈外加老人帮忙。

  我在心里又一次升起对妈妈的怨恨,可是,怨恨完了,又不得不给自己打气:熬过了这炼狱般的七天,这世界上能把一个母亲打垮的东西,应该不多了!亲情疏离,又算得了什么呢?不过是在坚强两个前面再加一个修饰——超级坚强罢了。

  我在单位办了停薪留职,当真成了全职妈妈。因为,除了全职,我别无选择。

  怨归怨,老家还是要回的。逢年过节,我会带着米米和老公回老妈家。对于我来说,回家越来越像是一种例行公事。

  因为,老爸老妈的生活跟我是两重天。他们每天的行程安排得很满,不会因为我们回家了,就欢天喜地地围着我们,他们依然坚持去爬山、去公园合唱、打太极以及每个周六去养老院做义工。

  我的怨气一点点加重。我恨他们有时间对陌生人献爱心,却没有时间帮一下水深火热的我。

  更令我心冷的,是他们对米米的态度,挑剔多于宠爱。看到我带孩子事无巨细,妈妈就会说我太宠溺,应该让米米学着独立。

  终于有一次,我忍无可忍,对着刻薄的老妈说:“人家都是爷爷奶奶,姥姥姥爷宠溺,你们不帮我带,还怪我宠溺孩子?我都没怪你们不管米米吧?”

  话音落地,我看到妈妈的脸色很难看,眼睛里全是泪水,她默默走进屋子,气氛很尴尬。

  老爸正在洗碗,听到我的话,赶紧进房间看妈妈,好一会儿才回来呵斥我:“小奕,哪有这么说自己妈妈的?难道没有爸妈,你们还不养孩子了吗?”

  我不依不饶:“我现在有与没有,您觉得,有区别吗?”

  是的,我不能理解他们夫妻的空前一致,从前那么疼我的老爸,如今是地道的妻奴。老妈指东他不向西,老妈心情不好他诚惶诚恐。若不是有前三十年他们对我的宠爱打底儿,我真怀疑我是他们收养的。

  又一次,不欢而散。走时,他们居然都没有下楼送我们。

  米米是一个试金石,令我心寒地看到,老爸老妈骨子里的那份自私。

  为了请一个可以白天照看米米的阿姨,老公不得不开始接受那些外派的工作,而我,终于从不谙世事的少妇变成了洗手作羹汤的辣妈,我开始变着花样给米米做她喜欢的饭菜,一个人带她去公园,一个人在夜里,背着她去医院。

  米米一周岁,我回家摆酒。饭桌上,老妈遇到她昔日的同事,当得知我是她的女儿时,这位同事惊呼:“老肖,你太年轻了,跟女儿在一起像姐妹俩。”

  我那自私的老妈,笑得骄傲毕露。

  事后,我对她说:“人家这么说,不是因为你年轻,而是因为你女儿我,被生活和米米折磨得太老相了。每一个优雅得体的老妈背后,都有一个狼狈不堪的女儿。”

  妈妈又一次被我呛到,沉默着,一句话都不说。她的脸上,有着精致妆容盖不住的憔悴。

  晚上,爸爸打来兴师问罪的电话,说是妈妈在家哭了很久,晚饭都没有吃。

  听到这话,我竟然有一丝快意。放下爸爸的电话,我就打电话向正在加班的老公吐槽。他耐心地安慰我,然后,将最近加班的外快一分不少地转账到我支付宝。

  我百感交集——老爸老妈不再是我的后援,老公才是我这辈子最该相依为命的人啊。

扫一扫,关注我们